推荐一首歌 纣王的 <涩>

十一没有回家, 在北京宅着, 不过也好. 对于凑热闹这种行为真的不太感冒.

晚上出去买烟, 过路口的时候发现特别像家里的一高下的路口, 瞬间有点失落, 雾蒙蒙的京城, 似乎太不近人情, 这里没有家乡的安逸, 没有小城市的悠闲, 没有几个无话不说的兄弟, 这种清冷或许是我置身事外的假象吧.

我其实过得并不好, 只不过给人一种向上的姿态罢了.

li跟我说你为什么要到大城市, 放下安逸的生活去北京?

Aye, fight and you may die, run, and you‘ll live... at least a while. And dying in your beds, many years from now, would you be willin‘ to trade all of that from this day to that, for one chance, just one chance, to come back here and tell our enemies that they may take away our lives, but they‘ll never take our freedom.

当在青黄不接的某个年纪我突然意识到了我们是不是缺了点什么, 对, 是信仰, 但是这个大好社会真的不需要信仰, 人们勤勤恳恳, 欣欣向荣, 你要是跟我谈共产主义, 哦 对,那确实是信仰.

我们生长在同一片土地, 汲取同样的营养, 我们有相同的肤色, 唯一不同的是我们的思想.

编程就像是创作一样, 一个个文件写满代码, 像是一篇篇文章, 像是一章章乐谱.

任何感同身受都是一个伪命题, 因为你不知道当你面临死亡时有多恐怖, 你是否会为每天的碌碌无为而羞愧呢, 你是否在垂垂老矣时后悔当年的自己, 大卫芬奇在<搏击俱乐部>里告诉我们, 你应当感谢死亡, 它让我们正视自己的人生.

当你认为你做的事情是浪费生命的时候, 人生也许没有那么乐观了.

好了, 上面就是我的答案. 而北京有我要的一切.